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

摘要

【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上周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介绍了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DC,数字货币;EP,电子支付)的实践。他说,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这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央行负债,由央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上海证券报)

  “央行数字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银行积极性,也能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这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央行负债,由央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在Facebook今年6月上线了加密货币Libra官网并发布了白皮书后,全球央行密集释放研发数字货币的信号。事实上,我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持续了5年。去年7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国际电信联盟召开的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第二次会议上已通报了我国央行关于法定数字货币的两层结构模型设计及详细功能。

  或许各方最关心的还是穆长春提出的那个问题:我国电子支付已那么发达,规模全球第一,为什么还要发行数字货币?在这里,先要明确的是,我国央行研究发行的数字货币与Libra有个最重大的区别,Libra需要运用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去中心的加盟链网络体系,在这个网络体只运行专用的加密货币。这也就是说,Libra在很大程度上挤占了现有货币体系中货币的使用空间。而我国央行将要发行的加密货币,并不是要取代现有的人民币体系。据穆长春解释,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主要原因之一是,M1、M2本来就是基于现有的商业银行账户体系,没必要再用数字货币来数字化。而且,支持M1、M2流转的银行间支付清算系统等各类网络支付手段日益高效,若以央行数字货币再去做一次M1、M2替代,只会对现有的系统和资源造成巨大浪费,而无益于提高支付效率。

  注重M0替代的央行数字货币,主要想解决现钞和电子支付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的两大问题:一是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被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的风险;二是基于现有银行账户紧耦合模式的电子支付,无法满足匿名支付的需求。央行数字货币主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以此观之,DC/EP的设计,既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又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对现有货币体系和支付体系的有益补充,而不是推倒重来。

  所以,基于以上定位,我国央行数字货币采用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并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显然,我国央行的数字货币不会将区块链预设为唯一的技术路线。究竟采用何种技术路线,要视其满足需求的能力而定。目前,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在做DC/EP的研发,哪家的路线好,最终会被消费者接受、被市场接受,哪家就最终会跑赢比赛。这是个“市场竞争选优的过程”,也就是穆长春所说的“赛马状态”。

上一篇:“百万新股民”入场背后 投资者信心比数量更宝贵
下一篇:7月新增投资者环比重现增长 两市投资者增至1.55亿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